<form id="jrfbr"><th id="jrfbr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jrfb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jrfbr"></form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rfbr"><address id="jrfbr"></address>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rfbr">

              奶奶说想去北京
                作者:汤伟伟  时间:2019-06-27  点击量:   
              【字体:

              来北京不觉月余,昨晚致电回家,母亲说奶奶也在,想和我说会话。

              奶奶今年高龄80,听力已大不如从前,我提着嗓门问奶奶近况。

              奶奶估计是听不清,自顾自地说着:“大孙子有出息,去北京了,记着你小时候,一看到电视里升国旗就说你长大了要带奶奶去北京哩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无心的一句却像一把钥匙,记忆中紧锁的门轰的一声打开,那是99年的国庆阅兵式,5岁的我和奶奶守着家里的长虹21寸彩电看得的津津有味,整齐的队伍、先进的武器和鲜艳的旗帜,所有的这些都在一个5岁的男孩心里写下了一个响亮的名字——北京。

              “等我长大了,我就带奶奶去北京?!币簿褪窃谀鞘?,我许下了这个承诺,尽管当时的我甚至连承诺是什么都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7岁的那个暑假,父亲恰好在北京工作,奶奶那会忙着张罗三伯家的房子,抽不开身,我只好撇下奶奶和母亲前往,故宫、长城、王府井所有叫得上名的地儿走了个遍。

              缠着父亲用他的理光胶卷相机给我拍照,印象深刻的是一张坐在故宫的门口的小椅子、穿着清朝的戏服、比着剪刀手的照片。

              一回家就立马拿着照片给奶奶,说着北京如何如何好,要带奶奶一起去。奶奶一边耐着性子应着,一边摇着蒲扇说等着我带她去北京。

              之后父亲换了工作,我也没再去过北京,而当时信誓旦旦说下的诺言也和那些相片一起静静地躺在相册里,只有奶奶,时不时地会把家里的旧相册翻出来,戴上老花镜,一张张地翻很久。

              这次有幸来铁道建筑报助勤,一来工作为主几乎没什么闲逛时间,二来奶奶也老了,本就有点晕车的她这几年更是一刻也不能坐车,去年三伯开车带她去了趟市里,路上晕车,狂吐不止,这之后,家里人再也不敢让她出远门了。

              爷爷去世得早,爸妈工作也忙,孙子辈里最小的我也参加工作了,奶奶常常一个人拿个小凳子,坐在家门口晒晒太阳发发呆,油然而生的孤独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带着奶奶去北京,或者应该趁着奶奶身子还硬朗带她去看看,我也不知道奶奶心中的北京和我看到的有什么不一样,不知道她看到国旗在天安门广场升起会是怎样的心情,我只能给她带点北京的烤鸭和点心,来填补似乎再也无法弥补的愧疚。

              挂电话前奶奶还不住嘱咐:“晚上冷,多披件衣服,别着凉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我放下电话,抬头望着天花板,希望能将快要涌出的泪光倒进瞳孔的后面。

  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王中王平特一肖结果-官网|首页-欢迎您!